一些新的特点就是第一是低利率时代,居民的财富管理需求在提升。第二,居民的风险意识也在增强。特别是这次疫情的爆发,一些传统我们认为相对安全的产品,比如说银行结构性产品,这个大家知道,有些结构性产品它实际上是和一些衍生工具是挂钩的。

  其实就是开放银行建设。开放银行其实就是把我们的能力,一个是系统,一个是前面提到的帐户体系,把它输出技术,嫁接到其它的合作机构、客户、平台,这样使得我们的客户无论是财富管理客户也好还是其他客户也好,在业务办理过程当中,尽管看不见银行,但是时时处处能够接受银行的金融服务。这是在未来金融科技领域更加场景化的服务,无缝的衔接,这个是未来我们要做的,而这一点恰恰也是我们比较有优势的,现在已经开始做了。

  所以也给我们正规的金融机构提供了新的契机。这里面大家比较关注的一点,一个是房地产的市场投资的属性在下降。另外一个P2P的整治,这是两个影响比较大的,特别是P2P的整治,就是网贷的整治,现在已经是全国都在进行当中。应该说风险得到了逐步的释放。近年来网贷的数据,网贷机构的量都在快速下降,这是前面跟大家交代的一些背景。

  我们有一个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对比。中国家庭还是房地产资产占比会相对高一些,美国的家庭金融资产投资多样性更强一些。我们有一些分析可以看到,居民财富管理的意识也是在不断增强,这个不多讲了,这是简单的交代一下这个背景。

  但是近年来情况也在逐渐发生变化,随着我们国家资本市场的不断完善、不断深化,随着居民投资意识的增强,现在居民财富的资产配置在逐渐多元化。这次疫情又暴露了一些新的现象,我们感觉到居民财富管理的意识增强的同时风险意识也在加强,这是财富管理的格局。

  这里面最主要的还是一个问题就是风险资产相对来说占比还比较低,这点其实作为我们银行从业者来说感觉更加明显,也就是说我们的客户现在实际上是覆盖面是最广的,在中国的金融资产的分布当中也是占比最高的,但是我们这些客户的家庭金融资产结构当中还是以无风险或者是低风险的资产配置为主,所以风险资产相对还是比较低的。

  张建华指出,财富管理无论是在疫情前还是疫情发生以后已经出现了一些新变化。居民财富管理的意识增强的同时风险意识也在加强,这是财富管理的格局。特别是在低利率时代,银行的客户在财富管理的需求在逐渐增长。传统的银行存款产品已经不能满足居民的资产保值增值的需要了。

  再一个就是服务手段的提升。这次疫情爆发以后大家说这是一个考验,其实这次疫情对金融服务,不光是对银行业,对金融服务的线上化能力都是一次压力测试。经过这次压力测试大家都意识到了线上化服务的紧迫性和必要性,应该说商业银行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年的努力,有很多的金融服务手段都是通过线上化。

  从这几个数字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个是根据人民银行的一项调查可以看到,全国可投资的资产已经达到了140多万亿,接近147万亿。家庭的资产在600万以上的高净值的客户已经达到了160多万人。结构上,户均资产还是以实物资产为主,很多高净值的客户金融资产占比应该说也还是比较高的。

  还有一个趋势以前财富管理我们都是从产品设计,金融机构设计产品,提供产品,去找合适的客户。现在实际上也在向以客户为中心转变,就是客户需要什么样的产品,我们设计什么样的产品,而不是说提供产品以后只是通过销售渠道把它销售出去,这又是一个新的变化。